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资料 >> >> 正文
西施
[来源:王金阳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6年10月9日 | 浏览35 次] 字体:[ ]

千百年来,民间盛传西施美人计之说,然而世人众说纷纭,各持一端。尽管西施的故事层出不穷,但是有一个问题至今未能得到解决,那就是西施其人是否真的存在?西施美人计的传说出自东汉无名氏的《越绝书》,然而早在《墨子》、《庄子》中就已有所提及。而美人计之说只在野史小说中出现,然而在《史记》、《国语》、《战国策》等书之中绝口未提。所以,西施和美人计都有待考证了。

   三十六计中的美人计可谓是流传千古家喻户晓。在三十六计中,这一计应该算是最具神秘色彩的一计,并且在历朝历代都有不同的版本。其中最精彩的当然要数春秋时期范蠡的美人计和东汉王允的美人计。那么,我们就不可避免的要提及两个人:西施和貂蝉。

说到西施和貂蝉,我们都是很熟悉的。她们分别是我国古代四大美女中的沉鱼和闭月。四大美女的其他两位便是大名鼎鼎的羞花杨玉环和落雁王昭君。四大美女中,玉环和昭君的事迹均能见于史传诗词,而西施和貂蝉的身影则只出现在野史杂记小说之中。因此,我们不禁要问她们的故事都是真的吗?她们都的的确确存在过吗?

今天,就让我们一起来探讨一下西施。首先,我们来回顾一下世人所熟悉的西施以及关于她的美丽传说。

西施,春秋时期越国人,是个浣纱的村妇,生的花容月貌,国色天香,美艳动人。传说西施在浣纱时,游鱼因见其美貌而避开,故有沉鱼之说。当时吴越争锋,先是越破吴军,吴王阖庐被射伤而死,其后吴王夫差励精图治打败越国,越王勾践率众投降,君臣皆为奴。接着,勾践卧薪尝胆,越大夫文种上灭吴七策,其中一策便是美人计。于是由范蠡至民间选秀,共选了十五个女子,西施便在其中。然而范蠡在带秀女回都的途中爱上了西施,西施也对范蠡一见倾心,于是二人便在返都途中私定终身。后来范蠡顺利将十五个女子送至吴国,并许西施灭吴后定来迎娶。就这样西施来到了吴王夫差的身边,从此夫差便沉迷于西施的美色而不理朝政。二十年后,即公元前473年,越王勾践率兵三千攻入吴国,夫差兵败自刎,范蠡则在第一时间赶到吴王后宫,收编了西施。其后,范蠡急流勇退,带着西施泛舟五湖,四处经商,人称陶公,成为商人的鼻祖,至今北京百工庙里还供着商祖范蠡的塑像。范蠡成了全国首富,西施也就成了阔太太,两个人就这样过着幸福的生活直到老死。

这是个美丽的令人羡慕的传说,有情人终成眷属嘛!但是,这么美的故事是否真是存在呢?不是的。

先来看看这个故事的出处——《越绝书》。这个书很不知名,是谁写的呢?历史考证不确定。只知道他是东汉时期的作品。也就是说东汉有个文人突发奇想写了本书来表达他心目中五百年前的那段往事——吴越战争。但是这本书实在是写得太拙劣了,可谓千疮百孔,漏洞百出。

首先,《越绝书》中说是西施爱上范蠡,并向范蠡表达爱意。这就是个天大的笑话,一个是十八岁的少女,一个是五十八岁的老翁,少女爱上老翁,相差四十岁,凭什么呀?如果说范蠡强抢民女那我或许还信。你想想,在春秋时期,连孔子都说:“六十花甲、七十古稀”,他范蠡都五十八了,不能算是风流少年了吧!怎么可能做这种缺德事呢?

第二,你范蠡作为一个亡国的遗民,身上背负着亡国的耻辱,既没有风流倜傥,有没有雄姿英发,一个妙龄少女凭什么喜欢这个糟老头?要脸没脸,要钱没钱,满朝上下一个个卧薪尝胆,满面菜色的,她会看上范蠡?显然不可能。毕竟被范蠡送到吴国便会入宫侍奉吴王,那锦衣玉食的生活哪个村姑不向往?

第三,朝廷选秀,派谁不好偏要派他范老夫子?文种呢?计然呢?他们都年轻有为,为什么不派他们去?既然派了范蠡去,那么范蠡就能一个人说了算。如果他当真看中了其中某个女子,完全可以利用自己的权力把她留下嘛。又何必搞得生离死别相约九八呢?又不是拍罗密欧与朱丽叶,完全没有必要弄一个私相授受苦等二十年啊!试想二十年后范蠡都78了,这老牛吃嫩草是不是会惹后人非议呀?

第四,西施虽然生的国色天香,但她毕竟是乡下浣纱的村妇,她一个乡下人凭什么让吴王神魂颠倒?难道这祸国殃民的能力是天生的?这个天天浣纱的女子应该是满手老茧,经常泡在水里,当时又没有护手霜,这手一定很粗糙才对,怎么到了《越绝书》中就成了纤纤玉手了呢?莫非渭滨漂母也有着一双纤纤玉手吗?

既然有这么多漏洞,那么我们就不得不怀疑西施存在的真实性。我们知道,中国的历史是相当久远的,五千年沧海桑田,这些陈年往事我们从何而知呢?只能从古人的著述中得知。但是在这么多古书中那一本才是可信的呢?史学界在没有有力证据的情况下,我们以二十四史和《清史稿》为准。这二十五本由官方编订的国史只有《史记》对三皇五帝到先秦时期的历史作了较为翔实的记述。司马迁在总结前人著述的基础上加以自己云游搜集的民间传说,综合下来写成《史记》。《史记》开创了中国史学一派的新风,纪传体为其后世历代修史所沿用。《史记》对汉以前的历史作了迄今为止最为权威的再现,如《孔子世家》就是对孔子一生最为权威的记载。那么我们想了解这段春秋时期的历史就应该尊重司马迁的说法。

那么我们在《史记》中是否能找到这段传奇故事的影子呢?

关于这段历史司马迁在《史记》中的《吴太伯世家》《越王勾践世家》《范蠡列传》《伍子胥列传》中分别有所记载,其事大体相同,对越先破吴,吴再灭越,越王勾践卧薪尝胆消灭吴国的史实作了肯定。也就是说《越绝书》的大背景是正确的。但是,在《史记》中别说对西施只字未提,就连美人计的影子也没有找到。《史记》中既没有泛舟五湖的美丽传说,也没有沉迷于酒色的吴王。

既然《史记》中没有记载,那么在别的书中会不会有记载呢?有。最早出现“西施”二字是在《墨子》一书中。墨子名翟,春秋时期鲁国人,墨家学派的创始人,主张“兼爱”“非攻”,是新行的小农阶级,十分反对战争,他提到西施只有一句话:“西施之沉,以其美也”八个字,完了,没头没尾,至于西施是谁?哪里人氏?是做什么的?一概没有交代。只有一个内容:那就是这个西施的结局——沉,也就是死于水中。这个结局和那个《越绝书》所说泛舟五湖有情人终成眷属的结局相去甚远。但是也有人相信这一结局,而且更进一步地描述为西施投湖自尽,于是在杭州就出现了一个西施投湖之所——西湖,那就是好事者根据墨子那句话捏造出来的。更离谱的是三百年后,江苏也有人称西施是在他们那儿沉湖的,于是乎扬州也莫名其妙的冒出来一个西湖,也就是现在扬州的瘦西湖。

其实,墨子并不是为了写西施而写西施的,在“西施之沉,以其美也”这句话前面还有两句话:“比干之剜,以其谏也。孟贲之死,以其勇也”,墨子要说的是物极必反的意思。比干,老是进谏,商纣嫌他烦了,就把他杀了;孟贲,卫国的勇士,但因为他太厉害了,卫王睡不着,就把他杀了。于是,墨子说:“西施这个人太漂亮了,所以被人扔到湖里淹死了。”那么墨子说的这个西施是不是就是我们讲的那个西施呢?应该不是。墨子虽然是春秋时期的人,但他出生在春秋末年,吴越战争从爆发到结束都是墨子出生前的事,墨子是鲁国人,即现在山东一带,而越和吴在南方,即现在江苏南部及闽浙一带,一个是高等民族礼仪之邦,一个却是东南蛮夷,根本就是风马牛不相及,何况在那个时代,交通不便,信息交流十分困难,而且语言文字都不相同。墨子对比干孟贲都给予了深切的同情,那么请问一礼仪之邦自居的墨子会对一个蛮夷女子表现出如此同情吗?显然是不可能的。在那个充满不平等观念的时代,墨守陈规的墨子是不会具有如此前位的思想觉悟的。

差不多同时期的鲁国史官左丘明,写了两部非常著名的史书《左传》和《国语》。其中《国语》共二十一篇,载周、鲁、齐、晋、郑、楚、吴、越八个国家的历史片段。其中最后一章《越语》讲到了越王勾践进献美女的事,但原因是和《越绝书》里说的不一样的。《越语》中讲献美女是为了求和,而《越绝书》中则是“图吴”,其性质是不同的。但是左丘明并没有提及西施。墨子是鲁国的百姓,消息闭塞,左丘明却是鲁国的史官,写国史的,对各国大事都很关注,而其相对而言左丘明所能获得的第一手资料要比墨子更准确,消息比墨子更灵通。但是,为什么《国语》中没有西施这个人物?说明那些都只是在下层知识分子甚至只是民间众口相传的谣言,上流社会是不会知道更不会承认的。所以那句“西施之沉,以其美也”只怕不过是墨子的道听途说罢了。

在墨子病逝后七年,又有一位杰出的哲学家出世了,他就是庄周,他写了本书叫《庄子》也叫《南华真经》。这本书是道家学派的经典,也是后来道教兴起的思想来源。而庄子本身也是道家学派的集大成者。他的思想是很复杂的,想像也是很奇特的。他说:北冥有鱼,其名为鲲。这个鲲呢还会变,一变变成一只鸟,叫鹏,鹏之背有好几千里长,它要干什么呢?它要飞到九万里以上再向南飞到南海。现在我们都知道九万里已在地球大气层之外了,很奇特吧?还有更绝的,他还有“邈姑射之山,有神人居焉,肌肤若冰雪,绰约若处子”,庄子说这是神人,不食人间烟火,长生不老。他还说列御寇能够腾云驾雾往来自如。他还说黄河里有个河伯,海里有个海若,骄傲自满的河伯见到海若后就闹出俩成语——望洋兴叹和贻笑大方,诸如此类在《庄子》中比比皆是。那么我讲的这些和西施有关吗?有。庄子在讲完这些天方夜谭之后,又写了一篇文章叫《天运》,在这篇文章中,庄子讲了一个我们现在很熟悉的故事——东施效颦。他说越过有个小村,村东住了个女子很丑,叫东施,是养蚕的;村西住了个女子很美,叫西施,是浣纱的。西施有心疼的毛病,每当发病时就会用手按着胸口两弯柳眉微蹙,时人甚称其美。东施听说后也想让别人认为自己美,于是就学着西施的模样,也按着胸口,把她的两条浓眉一皱,结果,一村人的胃口全部倒掉。庄子讲这个故事是用来论证任何事物都有其自身运行规律的道理的,因此才取名《天运》。他举的这些例子都只能当作寓言故事来看,是不能作为历史证据的。何况这里根本就没有美人计的丝毫痕迹,谁知道他的这个“西施”是哪儿来的呢?其实,他的西施只是对墨子的西施的一种发展,使对于西施的记载从一句话发展到一段话。从没有来历到有籍贯,从没有生计到有活干。其实就我个人而言,西施是不存在的。她在庄子那儿只是和姑射山的神人一样都只是子虚乌有罢了。毕竟,北海之中并无大鲲;九万里之外别说鹏了,就连星星都没有;河里没有河伯,海里也没有海若;不会有人以八千岁为春以八千岁为秋;列子也不会腾云驾雾。于是,越国也没有西施。

其实,光从《史记》的记载来看,根本不需要出现西施这个人物。《史记》的记载和《越绝书》中的记载是存在着本质性差别的。《越绝书》的记载我已经在前面讲过了,现在就让我们来看看《史记》是怎么说的。由于《史记》中涉及此事的篇幅较多,所以我做了以下概括:

第一,  吴王夫差有才能。

具《史记·吴太伯世家》载,公元前497年,吴王阖庐即夫差之父统兵伐越,大败而归,阖庐被射中脚趾,归国后,创口感染而死,夫差即位。可以说,当时吴国的形势非常危急,对夫差很不利,因为他的父亲公子光即阖庐是在伍子胥的帮助下篡夺政权的,在那个礼崩乐坏的时代虽然很常见,但是,公子光篡权后并没有妥善处理好国内矛盾,而是一味的对外用兵,伍子胥为报父仇,怂恿阖庐西进,当时孙武也是吴国的将领,他和伍子胥共同指挥作战打破郢都,掘开王陵,伍子胥鞭尸雪恨,回国后又对周边小国进行了征服。到公元前497年孙武因和阖庐政见不同而愤然归隐,然而恰恰就是在这一年,阖庐伐越兵败,自己也含恨而终。这时,当初被公子光镇压的反对派蠢蠢欲动,而在楚国有他的叔叔也就是被排挤出去的阖庐的弟弟。可以说是内忧外患。这个王位根本就是一个烫手的山芋,谁坐谁倒霉。但是,就是在这种十分不利的情况下,夫差不但坐稳了江山,干掉了叛叔,平定了内乱,而且还在公元前494年挥师伐越,越王勾践称臣纳降,从他即位到灭越仅仅三年时间。试问没有雄才大略如何热能办到这些事业?

    第二,吴王夫差有野心

公元前494年,越王勾践称臣,夫差“吞吴自大,以雪国耻”的战略目标实现了,但他并不安于现状,他从小就很崇拜齐桓公、晋文公,他也想成就一番事业,于是他制定了第二个战略目标:“称霸中原”。就凭吴越那片荒凉弹丸之地,他也想跑到中原地区去耀武扬威一番,搞一个和齐桓公当年一样的“尊王攘夷”。但他似乎从来没有考虑过那个“尊王攘夷”是什么意思,在周王室眼中,吴国本来就属于东夷,齐桓公攘的就是他,可他却也要过一把方伯的瘾。

    第三,吴王夫差有信心

勾践投降后,吴国内部就面临着一个问题:怎么样处理这个勾践。吴国集团主要分为两派意见,一派主张接受勾践投降,不杀他,因为唇亡齿寒嘛,只要他勾践听话就好,这一派我们就称之为“鸽派”。另一派主张杀掉勾践,彻底消灭越国残余势力,这一派我们称之为“鹰派”。鸽派主和,鹰派主战,鸽派以太宰嚭为首,鹰派以太傅伍子胥为首,两派各执一端,经过激烈的辩论赛后,吴王夫差的天平偏向了太宰嚭。这其实是有原因的,毕竟军国大事非同儿戏,我想夫差应该早就在心里盘桓好了,这次辩论只不过是要探一探大臣们的口风。夫差很有信心自己比勾践强得多,自己既然能打败他一次就一定能打败他两次。因此,他不怕,于是勾践捡回了一条命。后来越国歉收,勾践向夫差借粮,这件事又在吴国内部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然而这次辩论并不是发生在鹰派和鸽派之间,而是发生在老师和学生之间。夫差答应借粮给勾践,而伍子胥则是一天三次地进谏,晓之以理,动之以情,嘴皮子都磨破了,夫差还是听不进去,最终借粮给越国。可是等到第二年他自己闹饥荒向勾践借粮时,勾践就表现得比较坏了,他把粮食炒熟了送到吴国,夫差借粮可不是为了吃的,是来年作种子的,勾践把粮食都炒熟了还怎么种啊?在此之前,越王十二年,夫差为了实现“称霸中原”的梦想,出师伐齐,不用说,伍子胥定是百般劝谏,力主先灭越后伐齐,师徒俩争破头,最后夫差毅然北上,伍子胥就称病不朝,这齐国也真是没用,结果竟让夫差那小子打败了,还俘虏了齐国的高、国二公。因此,是评价夫差刚愎自用好呢,还是评价他目光卓远乾纲独断好?

第四,吴王夫差有气量

其实夫差这个人还是有一定心胸的,比较开明。勾践投降的时候,伍子胥主张杀掉勾践彻底消灭越国,但他并没有这样做。面对这个间接害死自己父王的“凶手”,年轻的夫差表现出相当的气量——准降。而且在不久后还把勾践放回了越国。其实夫差的气量主要表现在对待伍子胥的态度上。伍子胥本是楚国人,多谋但暴躁,《史记》的评价,两个字“刚暴”,是一个很正派的人物。可以说对吴王忠心耿耿,阂庐在世时就被封为太子太傅,太傅就是帝师,皇帝的老师,权力不是最大的,但地位却是最高的。在存越还是灭越的问题上,伍子胥作为鹰派的首领,其立场当然极为鲜明——干掉越国。越王十二年,夫差伐齐,伍子胥谏阻,夫差不听,打了胜仗回来就和伍子胥开玩笑说:“太傅啊!孤这场仗打得怎么样啊?”伍子胥很不客气冷笑一声说:“大王不要高兴得太早!”你想想,夫差大胜而归志得意满,正是他尾巴翘得最高的时候,你伍子胥不识时务的顶他一句,你不找死?果然夫差大怒,当时那脸就拉下来比马脸还长。但是,他并没有给予任何惩治,伍子胥也有些自知之明,拔剑要以死谢罪,这时候吴王夫差的气量就表现出来了,他立刻拦下伍子胥,并予以慰问。师徒俩人从越王投降时就开始产生分歧了,第一次鹰鸽之争时还并不算明显,夫差只是处在中间地位,伍子胥的矛头并未直指夫差;在伐齐问题上,两人又矛盾了,但夫差打了胜仗,心情好,伍子胥说的也不算很刻薄。但是这次可不同了,越国饥荒,勾践借粮,吴国内部再次发生争执,伍子胥是越来越不客气,上次吴王没表态,伍子胥只对太宰嚭进行了语言攻击;然而这次却是吴王先表的态,这可就让做老师的逮着了机会,放开喉咙力谏,两个人在朝堂上争得面红耳赤,结果显而易见,做主子的说了算,但是尽管争得这么厉害,夫差还是原谅了伍子胥,没有杀他。可是伍子胥是越老越来劲,冒出来一句大逆不道:“王不听谏,后三年,吴其墟乎”!这时候,太宰嚭借机进谗言,怂恿吴王宰了这个老东西。但夫差非常理智,未置可否。那有人就要问了,后来伍子胥还不是被逼死了吗?注意,那是另有原因的,伍子胥把自己的儿子托付给齐国的鲍氏,这在当时就是私通外敌,是严重违法的行为,在夫差眼里,伍子胥以死进谏那是忠,因此吵得再凶也不能杀他;然而他把儿子托付给齐人那就是通敌卖国,非杀不可。那有人又有疑问了,像太宰嚭这种小人连外国人都知道他的恶名,夫差为什么不杀了他肃清内部呢?这“亲小人,远贤臣”不就是昏君吗?不是的,夫差不杀太宰嚭是有原因的,夫差要利用这个小人来牵制他那个很厉害的老师,这不是昏君的表现,恰恰是聪明的选择。就好像汉高祖重用陈平,汉武帝不杀田蚡,康熙皇帝在处理明珠和索额图时对每个人都各打五十大板,乾隆皇帝在面对阿桂和和珅时对每个人都包庇一点,我们能说汉高祖、汉武帝、康熙、乾隆都是昏君吗?绝对不行。

既然夫差是一个有才能、有野心、有信心、有气量的四有君主,他会不会为美女所迷呢?当然不会。他在位二十多年,每天都在为称霸中原而兢兢业业,这一点,司马迁给与了充分的肯定,在《史记·吴太伯世家》中,你根本找不到关于吴王夫差骄奢淫逸荒淫无道的记载。吴国的覆灭哪里是什么西施、郑旦蛊惑圣心搞得民不聊生啊?吴国的覆灭在于夫差的穷兵黩武,国力毕竟是有限的,小小吴国哪经得起他二十几年战争的消耗呢?连诸葛亮这种天才都不可能保全蜀国,何况夫差呢?

因此,夫差是冤枉的,西施是虚构的,在那个时代中国的东方根本就没有一个叫西施的女子搞垮了一个国家,这是不可能存在的一个笑话。也许有人要说《史记》中没写不代表就没有发生过,也许是司马迁时代,这已经是一个传说,只是司马迁出于慎重考虑没有采纳。可以说这是不可能的。别的史学家也许会排斥传说,但是,司马迁是不会排斥传说的,他自己在《报任安书》中说“网罗天下放轶旧闻,考之行事”。所谓“放轶旧闻”,就是失散的,无法考证的传说,而且在《史记·殷本纪》中就有妲己乱政的记载,又如三皇五帝、大禹治水,哪个不是传说?

其实,这只是大男子主义者在为自己解脱,他们不敢面对自己失策所造成的严重后果,圣人嘛!君子嘛!“才德兼备”怎么会犯错误呢?都是那些女人干的好事!于是大男子主义者造出一个词汇被收进了《辞海》,他们用这个词来开解释自己的失误——红颜祸水。企图将一个军阀一个政权乃至一个国家的衰落直至覆灭归咎于无辜的女子,西施如此,貂蝉如此,赵飞燕如此,杨玉环也是如此,古往今来莫不如此。这很不公平,很不道德。然而这些传说之所以能够流传千古并广为人知,那是因为美丽的传说往往比残酷的现实更容易被人接受。


责任编辑:cpf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