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悦读心得 >> >> 正文
读《双城记》有感——高一(17)班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6年10月8日 | 浏览32 次] 字体:[ ]

 《双城记》是英国作家查尔斯·狄更斯所著的一部以法国大革命为背景所写成的长篇历史小说,情节感人肺腑,是世界文学经典名著之一,故事中将巴黎、伦敦两个大城市连结起来,围绕着梅尼特医生一家和以德法日夫妇为首的圣安东尼区展开故事。

    《双城记》以法国革命为背景,真实反映了革命前夕封建贵族对农民的残酷迫害。小说描写了年轻医生梅尼特在侯爵府第中,目睹一个发狂的绝色农妇和一个身受剑伤的少年饮恨而死的惨状,并获悉侯爵兄弟为了片刻淫乐杀害他们全家的内情。他拒绝侯爵兄弟的重金贿赂,写信向朝廷告发。不料控告信落到被告人手中,他被关进巴士底狱,从此与世隔绝,杳无音讯。两年后,妻子心碎而死。幼小的孤女露茜被好友罗瑞接到伦敦,在善良的女仆普洛丝抚养下长大。
  18年后,梅尼特医生获释。这位精神失常的白发老人被巴黎圣安东尼区的一家酒店的老板、他旧日的仆人德法日先生收留。这时,女儿露茜已经成长,专程接他去英国居住。旅途上,他们邂逅法国青年达尔奈,受到他的细心照料。 达尔奈是侯爵的侄子,但他憎恨自己家族的罪恶,毅然放弃财产的继承权和贵族的姓氏,移居伦敦,当了一名法语教师。在与梅尼特父女的交往中,他对露茜产生了真诚的爱情。梅尼特为了女儿的幸福,决定埋葬过去,欣然同意他们的婚事。在法国,达尔奈父母相继去世,叔父厄弗里蒙得侯爵继续为所欲为。当他狂载马车若无其事地轧死一个农民的孩子后,终于被孩子父亲用刀杀死。一场革命的风暴正在酝酿之中,德法日的酒店就是革命活动的联络点,他的那位一家被厄弗里蒙得侯爵兄弟杀害的妻子不停地把贵族的暴行编织成不同的花纹,记录在围巾上,渴望复仇。

 1789年法国大革命的风暴终于袭来了。巴黎人民攻占了巴士底狱,把贵族一个个送上断头台。远在伦敦的达尔奈为了营救管家盖白勒,冒险回国,一到巴黎就被捕入狱。梅尼特父女闻讯后星夜赶到。医生因其受迫害的经历得到了尊重,使达尔奈回到妻子的身边。可是,几小时后,达尔奈又被逮捕。在法庭上,德法日宣读了当年医生在狱中写下的血书:向苍天和大地控告厄弗里蒙得家族的最后一个人。法庭判处达尔奈死刑。
  就在这时,一直暗暗爱慕露茜的律师助手卡尔登来到巴黎,买通狱卒,混进监狱,顶替了达尔奈,梅尼特父女早已准备就绪,达尔奈一到,马上出发。一行人顺利地离开法国。德法日太太在达尔奈被判决后,又到梅尼特住所搜捕无辜的露茜及其幼女,在与女仆普洛丝的争斗中,因自己枪支走火而毙命。而断头台上,卡尔登为了爱情,成全别人,从容献身。小说着力宣传达尔奈和卡尔登的高尚品质,把他们舍己为人的自我牺牲精神与革命者的“暴乱”、“残杀”相对照,更加衬托出他们的“英雄”行为。狄更斯从资产阶级人道主义立场出发,反对一切形式的压迫。他既反对封建贵族对农民的迫害,也反对革命胜利后革命人民对封建贵族的专政。集中说明了狄更斯的资产阶级人道主义思想的历史进步作用和它的阶级局限性。

     狄更斯在《双城记》的开头说:这是最好的时代,这是最坏的时代;这是智慧的时代,这是愚蠢的时代;这是信仰的时期,这是怀疑的时期;这是光明的季节,这是黑暗的季节;这是希望之春,这是失望之冬;人们面前有着各样事物,人们面前一无所有;人们正在直登天堂,人们正在直下地狱。说这时代好也罢,坏也罢,都只能用最极端的对比字眼来评价它。

  这是一个在炮轰巴士底狱的大革命时代发生的充满曲折和情感磨难的故事,是一个从爱的角度来看十分感人、从理的角度来看又似乎十分离奇的故事……故事的情节和主人公们命运的发展无需在此赘述。正是贵族王族阶层的横征暴敛、草菅人命,才有了那一场天翻地复的伟大革命,成千上万饥寒交迫的人们在“自由、平等、博爱,否则宁可死”的红旗号召下,拿起了武器,推翻了罪恶的封建王朝,建立了一个劳动阶级发号施令、扬眉吐气的共和国。

“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能那样雅致,那样从容不迫,文质彬彬,那样温良恭俭让。革命是暴动,是一个阶级推翻一个阶级的暴烈的行动。”从书中人们可以非常深切地感受到这种“暴烈”——在成千上万的人民翻身作主的同时,一批批敌对分子被送上了复仇的断头台。与之同时,正如书中那位编织妇女——德发日妻子所说——为了“斩草除根”,他们无辜的家人也遭受了灭门之灾,这种令人寒心的现象决不是作者对革命的肆意歪曲。任何一场革命,都会有大量这种事情发生,都会有同样的悲剧出现……革命的狂风暴雨中,总有所谓“沉渣泛起”,他们呼风唤雨,作恶多端,极力想把革命变成一种疯狂的报复,变成一种血腥的兽行。所以,每一场伟大的革命,人们总可以写出许多可歌可泣的英雄故事,可以写出许多它的丰功伟绩,同样可以写出许多被革命风暴摧残的个人悲剧,写出许多革命时期近乎疯狂的残暴事例。狄更斯就是从后者来看待和描述那场发生在17世纪法国大地的大革命。所以书中的革命者几乎都成了变态狂、虐待狂,没有自己思想的应声虫和莽夫。从这个角度来看,狄更斯对革命者暴行的反对完全是在情理之中的。

总之,狄更斯的《双城记》成功刻画了许多资产者的形象,指出他们贪婪、寄生、腐朽的特性,揭露他们的财富是建立在剥削的基础上的。他的创作生动地反映了19世纪英国资本主义的发展过程,为我们认识资本主义社会提供了丰富的材料。


责任编辑:cjt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