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文史资料 >> >> 正文
王安忆《长恨歌》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6年10月8日 | 浏览31 次] 字体:[ ]

《长恨歌》是2003南海出版公司出版的图书,作者是王安忆。主要讲述了一个女人四十年的情与爱,其中还交织着上海这所大都市从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沧海桑田的变迁。

内容简介

《长恨歌》讲述了一个女人四十年的情与爱,被一枝细腻而绚烂的笔写得哀婉动人,其中交织着上海这所大都市从四十年代到九十年代沧海桑田的变迁。生活在上海弄堂里的女人沉垒了无数理想、幻灭、躁动和怨望,她们对情与爱的追求,她们的成败,在我们眼前依次展开。王安忆看似平淡却幽默冷峻的笔调,在对细小琐碎的生活细节的津津乐道中,展现时代变迁中的人和城市,被誉为现代上海史诗

四十年代,还是中学生的王琦瑶被选为上海小姐的第三名,被称作三小姐。从此开始命运多舛的一生。做了李主任的金丝雀,使她从少女变成了真正的女人。上海解放,李主任遇难,王琦瑶成了普通百姓。表面上日子平淡似水,内心的情感潮水却从未平息。与几个男人的复杂关系,想来都是命里注定,也在艰难的生活与心灵的纠结中生下女儿薇薇并将她抚养成人。八十年代,已是知天命之年的王琦瑶难逃劫数,女儿同学的男朋友为了金钱,把王琦瑶杀死,使其命丧黄泉。

本书荣获第一届世界华文文学奖,并于2000年获得我国文坛上最具荣誉的大奖——茅盾文学奖。

作品目录

第一部

一、弄堂

二、流言

三、闺阁

四、鸽子

五、王琦瑶

六、片厂

七、开麦拉

八、照片

九、"沪上淑媛"

十、上海小姐

十一、三小姐

十二、程先生

十三、李主任

十四、爱丽丝公寓

十五、爱丽丝的告别

第二部

一、邬桥

二、外婆

三、阿二

四、阿二的心

五、上海

六、平安里

七、熟客

八、牌友

九、下午茶

十、围炉在话

十一、康明逊

十二、萨沙

十三、还有一个程先生

十四、分娩

十五、"昔人已乘黄鹤去"

十六、"此处空余黄鹤楼"

第三部

一、薇薇

二、薇薇的时代

三、薇薇的女朋友

四、薇薇的男朋友

五、舞会

六、旅游

七、圣诞节

八、婚礼

九、去美国

十、老克腊

十一、长脚

十二、祸起萧墙

十三、碧落黄泉

作者简介

王安忆,1954年出生于南京,1955年随母到沪。1970年赴安徽插队落户,1972年考入徐州地区文工团,1978年调回上海,任《儿童时代》小说编辑,1987年进上海作家协会专业创作至今。自1976年发表第一篇散文,至今出版发表有小说《雨,沙沙沙》、《本次列车终点站》、《流逝》、《小鲍庄》、《叔叔的故事》、《69届初中生》、《长恨歌》等短、中、长篇,约有400万字,以及若干散文、文学理论。其中一度获全国短篇小说奖,二度获全国中篇小说奖。翻译为外国语的有英、法、荷、德、日、捷、韩等文字。

写作突破

台湾知名学者王德威曾在《海派作家 又见传人》一文中评价王安忆,认为她的创作是对海派女作家张爱玲的继承与补充,都善写上海的风情与女人,但笔锋却不相同,张爱玲是抱着反讽的心情来精雕细琢,而王安忆是平淡的、同情的态度来讲述故事,自创作以来就不断对小说的创作技巧与形式进行创新与研究,曾经从事过伤痕文学、知青文学、寻根文学的创作,但是创作的题材以知青在乡村的生活为主,虽然题材单一,但都取得了一定的成就,但九十年代的《长恨歌》这部长篇小说以庞大的空间建构及时间流程,丰富的人物活动叙述了上海的历史,刻画了上海的女性,审视了上海的文化。在这部小说中,王安忆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与突破。

一、独特的视角:把城市与人生经验联系起来
  李欧梵教授说:王安忆的《长恨歌》描写的不只是一座城市,而是将这座城市写成一个在历史研究或个人经验上很难感受到的一种视野。这样的大手笔,在目前的小说界是非常罕见的,它可说是一部史诗。这也是《长恨歌》的独特之处。我认为文本重要的不是故事发生的年代,而是写故事的年代,作者要写一座城市,便直接跳入小说的发展进程,人物的人生经历中去发表对上海这座城市的看法。用细腻的笔调叙述了上海普通市民王琦瑶坎坷一生的命运,王琦瑶的形象也蕴含了王安忆对上海这座城市的记忆。我把《长恨歌》定义为发生在都市民间的故事,王安忆把几个不同的历史时代作为小说的写作背景,凭着她对上海的熟悉以及对上海女孩子心理状态的细致揣摩,塑造了一个活生生的上海小姐”— —王琦瑶这样一个人物,文本的故事以她为中心展开了一系列生活场景叙述。她是选美选出来的上海三小姐,有着美丽的容貌,在每一个特定年代里,都会出现一个与她有着情感纠结的男人,虽然是起烘托作用,但在王安忆的笔下也深深留下了属于他们自己阶层的烙印。不同的男人、不同的身份与地位,有高官、有摄影师、有无业的富二代都试图占据她的情感,但又都以失败告终。
  另外,王安忆打破了创作的封闭空间,在她的小说中纵横交错有两个空间:上海与邬桥,使时间在这两个空间中自由穿梭。温儒敏、赵祖谟都曾指出:城市空间形式成为王安忆叙述文本空间形式,而上海这个城市被尘封多年的神秘感又给了王安忆以历史的冲动和诉说的可能。我们可以这样说王安忆用时间追忆的方式将纵横交错两个空间密切联系在一起。这个特征在《长恨歌》中表现尤为突出。王安忆曾自述过:《长恨歌》是一部非常非常写实的东西,在那里我写了一个女人的命运……我要写的是一个城市的故事。通过对主人公王琦瑶一生细腻的描写,以一个女性的眼光,以一颗耐得住寂寞,经得起沉浮的平凡上海心去看上海,去探索上海这座城市的精神。她有着对生命和美的独特审美视角。王安忆在《长恨歌》中反复描述在光与暗的转换中永恒流逝的时间,带有某种虚无的东西,使文本透出一种如烟的尘世感,这也奠定了小说的感情基调。
  二、流露出寻根意识
  王安忆在《长恨歌》中也流露出了寻根的意识,怀旧的情怀,以及对感伤。家是每个人、每个家的庭安身立命之所和灵魂的栖息地。家也是研究王安忆作品的主要线索,然而,王安忆和张爱玲相比,却是一个失根感很重的人,她虽然是大半辈子都居住在上海,但是她在《纪实与虚构》中开篇就说,她的家庭是迁居到上海的外来户,他们没有亲戚朋友,没有家族。可以说,这种失根感一直伴随着王安忆的创作历程,是她寻找种种可能的归宿的动力所在,所以促使她创作了《长恨歌》这部小说。从现当代文学史研究的意义上看,这部小说,王安忆借一个女人王琦瑶的一生表现出自己对这座城市过去的怀旧,对自己精神的寻根。
  在《长恨歌》中,寻根不同于以往的寻根文学,作者在这里为上海创造出一种灵韵,而由怀旧产生的社会现状宣告了这种灵韵在消费大众和商品的海洋里的无可挽回的消散。面对灵韵的慢慢消散,王安忆在写作上也表现出自身意义的不确定性。
  三、对命运的探索
  (一)命运与城市
  就像许多作家习惯把自己的小说放置在一个相对稳定的空间一样,王安忆将自己小说的故事环境主要安排在了上海,她说:我生活在上海,我对这个城市的历史、文化包括语言,上海人的世界观等一直坚信关注的她创作了许多的关于上海这座城市和上海人的文学作品。长期以来,由于上海的地理位置和历史变迁以及经济发展等很多因素的原因,上海具有了不同于其他城市的诱人魅力,而上海市民的命运也随着上海的变化而变化的。
  谈到《长恨歌》是,王安忆曾说过:在那里边我写了一个女人的命运,事实上这个女人只不过是城市的代言人,我要写的是一个城市的故事。上海在19世纪中叶被开辟为通商口岸,然后迅速发展为金融中心,吸引了来自四面八方的人们,为了在这个城市里很好的生活,人们形成了不怕吃苦、勇于追求、不断进取的精神品质。在多元文化的熏陶和浸染下,在多层次得经济结构影响下,上海逐渐形成了务实、坚韧、勤劳的精神。开阔上海人的品质,雅致是上海人的生活情调,精明是上海人的特征。王安忆就是要用一个上海女人的命运来诠释命运与城市的关系 。为了突出上海对小说人物命运的影响,王安忆在开篇就花费了大量的笔墨描写了上海的弄堂、流言、闺阁、鸽子,一起组成了上海城市形象的美丽画面,寓意就是为了说明作品中人物命运的曲折起伏与上海街道、上海气氛、上海的精神相关,尤其上海城市的历史变迁深深影响了王琦瑶的一生。上海成全了她,也抛弃了她,繁华的上海是造就她人生悲剧的根源。原因是:
  首先,多元文化造就了上海城市的宽容本质。上海是一个追求时尚、追求情调,追求娱乐的独特城市,就连募捐赈灾的这种慈善活动也会又举办上海小姐的选美比赛来筹集。解放后像王琦瑶这样的人还能过着衣食无忧的平静而优雅的生活,这只有在上海才会成为可能。未婚的王琦瑶住进平安里以后,和康明逊、萨沙保持来往,并且还生下了女儿都没有受到直接的道德指责和人身攻击。上海的宽容使得她能够像正常人一样生活,平静的过完自己的一生。宽容的上海也造就了平易近人、善解人意的宽容的上海人,在和李主任交往的过程中,没有规定或限制李主任多长时间回来一次,而是让他来去自由。
  其次,繁华的上海造就了上海人的精明雅致,上海人言谈举止都从容镇静。王琦瑶在得知自已被选为三小姐之后,没有欢呼,没有傲慢,仍然能冷静的对待周围的人和事,表现出谦逊和素养。上海人的也总能把自己打扮的雅致得体,引领时尚潮流,成为年轻人追逐和模仿的对象。上海人的日常生活也很有情调,在平凡的日子里,都要吃点心、喝咖啡、跳舞等,上海人经过长久的熏陶形成了优雅精致的生活风格,既提高了城市的整体格调,也使邻里间具有了温馨和睦的融洽气氛,因而让他们有滋有味的经营着自己的每一天。
  (二)命运与性别
  站在女权主义角度看,性别能够很大程度上影响了人物的命运,这体现在人物命运不仅受到长期男权社会形成的传统的封建思想的制约,也受到了人生历程遭遇到的异性的影响,更受到自身性别特点和局限的牵制,因此人物的命运也变得更加曲折坎坷。
  《长恨歌》中男性人物的自私、懦弱、猥琐、虚伪使女性的人生经历变得坎坷曲折。作者在这部小说中否定了女性幻想靠男性、依赖爱情来改变命运的观念。究竟女性应该怎样来改变自己的命运作者没有给予正面的回答,但有一点很明确的,女性的命运必须由自己来把握,依靠男性来改变命运只能是女性一厢情愿的却不切实际的幻想。尽管如此,作者在小说中并没有让他笔下的女子居高临下的鄙视男性的行为,但也未对男性给予严厉的谴责,相反是带着平和的态度对男性的选择表示了宽容和理解。和谐家庭是由男女平等才建立的,对此一味的斥责是不对的,因此王安忆在情节设计上,在男性人物的行为上都表示了同情和理解,也表现了她对社会中男女关系的自我独特认识[2]  

精彩书评

书评一《虚华落幕的哀伤》

作家三毛说过一句话,世间万物的来和去都有它的时间,刻意去寻找的东西往往是找不到的。  
  读完这本书之后,我第一个感觉就是,我需要写一篇书评。 
  女主人公的悲剧人生,让人唏嘘不已,久久不能释怀,究其根本,是时代造就了这样的人物还是她自己造就了她的一切悲剧?答案显然是后者。 
  每个时代都有每个时代的弊端,在一个极其美貌的少女家境不太殷实的情况下,任何一个时代的任何一个国度里,都会可能发生她们为了虚荣和她们所谓的上层社会而出卖灵魂,走上错误道路的这样一个现象。 
  我们不能说她们下贱卑微,她们是美丽的,她们是无知而懵懂的,她们脆弱,她们渴望被爱,她们不是低级妓女,她们只是渴望在获得丰厚的物质条件的同时更可以获得爱情和关怀。 
  王琦瑶就是这样一个人,她纯洁而且易碎,她在小小的年纪,心里就充满着大大的梦想,她不甘于平淡的市井生活,她喜欢被镁灯闪耀的感觉,她喜欢漂亮的衣服,喜欢漂亮的头饰和戒指,其实每一个女孩都喜欢,只是她格外的美丽,让她足以暂时轻而易举地获得这些。 
  其实她并不贪财,并不恋慕金钱,她只是喜欢上层社会的时尚和优雅,喜欢舞会,喜欢这些而已。 
  王琦瑶和程先生之所以没有在一起,是因为王琦瑶并不认为程先生是般配她的人选,其实从头至尾她的想法始终如此。她美丽得让全上海震惊,而程先生是一个普通的文艺青年。因此,在权高位重的李主任追求她的时候,她丝毫没有拒绝没有闪躲,甚至她认为把贞操先给李主任这样的人,是理所应当的,是最合适的。她为什么会这么想,其实并不是她认为李主任会给她多少金条,而是一种思维定式告诉她,李主任代表了上层社会,代表权利和地位,仅此而已。 
  她并不是孤苦伶仃,她有亲人有朋友,也有爱她的程先生,她并不贫穷,她在闺阁里不缺吃不缺穿,她之所以委身于李主任,是因为李主任带给她一种自身价值实现的感觉,是一种在她心中她人生的质的飞跃。 
  我们可以看到,李主任固然是留恋她的,她也是留恋李主任的,但是这仅仅停留在留恋这个层面,他们没有轰轰烈烈的恋爱过,他们没有一起走过每个恋人都会走的那些细小的环节,他们仅仅是一种相互利用和相互安慰的关系。虽然王琦瑶为他落泪伤神,这其实只是她在爱丽丝公寓的唯一的寄托使然。 
  有趣的是,文章并没有将李主任送她的戒指作为线索,而是将一箱无感情的厚重金条作为线索,直到小说最结尾。这深刻揭示了,爱情不是维系两人的关键,利益才是。 
  
  李主任遇难后,她回到外婆家平静了一段时间,这期间遇到的羞涩少阿二也深深的迷上了她。我们可以看到,吸引阿二的不仅仅是王琦瑶迷人的外表,更多的是这个乡村少年对于上海"的一种追求和迷恋。他迷恋来自于上海的大都市魅力,迷恋这个女人身上的成熟优雅的大上海气质,这是不同于那些乡村女人的气质,完美的令人窒息。 
  而阿二这个角色,以我看来,他是追求浪漫,追求虚荣与繁华的另一个代表,他背井离乡,没有去上学,而是一个人闯去上海渴望见世面,渴望看见繁华都市,还有上层社会。我们不知道他的结局如何,我们只能看到,心怀大志,或是说好高骛远的少男少女们,心里对于上层社会的渴望是何等的大,而社会对于他们的忽略和冷漠,却又是有目共睹的。 
  王琦瑶回到上海办起了小诊所当起了护士。这与我预期要看到的她沦为妓女的情节并不相符,也让我看到这里时心情突然开朗起来,我希望看到的是一个自己独立自强的女性形象,但是她又一次让我失望。 
  在熟悉了严家师母之后,她去了严家师母的家中,又一次触碰了她所向往的繁华似锦,看到了漂亮的餐桌,好看的沙发,欧式的味道,上层的感觉,她心里一震,她好像又被迷住了。她感觉到曾经自己在上层社会的味道又一次袭来,她抗拒不了,怦然心动,忐忑不安。而这一次,是严家师母的表弟。 
  与严家师母的表弟的交往中,我们可以看到她获得的并不是钱财物质,也不是参加上层社会的舞会带来的快感,而是虚伪和隐藏,他们不敢当着众人恋爱同居,他们知道彼此并不合适,男方的家庭背景极好,不可能与昔日的交际花结为夫妻。他们明知道不可以,他们明知道这终究会是悲剧,他们非要硬着头皮去由着自己性子来。在王琦瑶这方面看来,她好像又一次实现了人生的价值---和一个富家子弟同居恋爱,而对于严家表弟而言,这是人本能的冲动,这是一种人生的初体验。我们说有爱可言吗?没有。这是爱吗?不是。如果这是爱,他会不顾一切和她在一起,他会不顾一切保护王琦瑶和腹中的骨肉,他没有,他只是逃避和恐惧,他逃了,不敢再去见她,因为他害怕失去自己的身份,父母的信任和丰厚的产业。这就是一个年轻男人的人生体验,他不爱她。 
  王琦瑶竟然还陷害萨沙做替罪羔羊为了保护严师母的表弟不受流言蜚语的干扰,她竭力的保护住了腹中的胎儿,把女儿生了下来。之后程先生的表现真的让我为之动容,他任劳任怨,对于一生都没有追逐到的爱人,他仍爱护她,照顾她,完全不辞辛劳,不在乎别人的眼光。我把这称之为爱,这是真爱。 
  我们试想,在残酷的文化大革命里,如果程先生有温柔美丽的王琦瑶作为妻子照顾他安慰他,有乖巧的女儿在身旁依偎,他还会轻易成为第一批自杀的人吗?答案我们并不能肯定。 
  之后的日子作者一笔带过,女儿薇薇的成长历程见证了一个时代背景--改革开放。在这段日子里,历史重演。时尚和潮流又成为女孩们追逐的重点。王琦瑶和薇薇的生活条件并不是富贵荣华,但是我们能看到薇薇的性格,她有个性,有主张,她并不懦弱,也不聪明。她凡事并不好高骛远,她知足常乐。上天赐给她的虽然是一个没有父亲的家庭,但是她却拥有了一个富有博学而且善良的丈夫,她远渡重洋,过着安闲无忧的家庭生活。 
  女儿的同学张永红是王琦瑶的翻版,她不停换着男友,不停的挑选人选,因为她知道自己的容貌美丽,气质脱俗,她只想找一个条件很好的男人托付终生,想改变自己的穷苦命运,结果是什么,后来的最满意的男友只是一个社会的骗子瘪三,做着违法的事情挥金如土。 
  而王琦瑶到了孤老无依靠的时候。她唯一的寄托只剩下了在柜子里的尘封多年的金条。当老克腊这个小她40岁的英俊的年轻人闯入她的生活,在她的怀里给她安慰时她竟然义无反顾想把金条送给他。 
  因为这时,她真的感受到了,那些金条的价值远远不及一个温暖的怀抱,一个温馨的陪伴。然而这段畸形恋爱必然没有任何结果,这个被称作老克腊的年轻人在体验了他怀旧复古的畸恋之后,毅然决然离开了她。 
  而在夜里,那个社会瘪三闯入她家里,为了那盒金条杀人灭口。 
  碧落黄泉。 
  到底什么造就了她的人生悲剧,是时代还是她自己。她的一生跨越了4个重要时代,民国时期,新中国,文化大革命,改革开放。在这四个时代里,在任何一个时代里她都没有把握住自己的人生和情感,她每一次的选择都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错误,虽然每一次选择之后她都可以重新开始,但是她每一次都继续选择彻底地错误下去。 
  在整本书里,我看的不是爱恨情仇,她看起来是个淡然的人,看不出她爱谁,她会不会爱,我看不到。 
  我看到的只是迷失,彻彻底底的迷失,一次又一次的迷失,把她的人生轨迹推向无尽的痛苦深渊。 
  当她意识到一个温暖的充满爱的家庭,一个全身心的陪伴比一箱子重重的金条,比那些所谓上层社会的舞会,比那些绫罗绸缎都更加珍贵,更加让人幸福的时候,已经碧落黄泉。 
  她一生所追求的虚华如同她最爱的那条粉红色旗袍,已经皱皱巴巴,褪色变质,独自哀伤。

书评二《浮生一记》

鸽子从它们的巢里弹射上天空时,在她的窗帘上掠过矫健的身影。对面盆里的夹竹桃开花,花草的又一季枯荣拉开了序幕。”——这是《长恨歌》结局。先前的一切声色光影被一个女人的死亡咽下,生活回复了常态。而面目上的浪静风平,撑不住芯子里的暗流涌动。这个不甘心的女人的最后一丝挣扎,将她带到了当年她梦想开始的地方。这一瞬间,她的身上叠化出一系列蒙太奇:少女,姑娘,妇人,直至容颜老去。一个女人的年华,耗在一个城市的变迁上,而城市的历史打败了她。这个最后的哑然,真实是个无声胜有声,是个此恨绵绵! 
  ——潜意识里便生出了这样一个想法:若是穷尽一个女子的方方面面,非得把她做到一个上海的背景下。这里分明是一个作坊:旗帜上诚然打造着的是奢侈品,暗地里却是三六九等无一不熟的。故而它面上的繁华造的声势固然不小,但终究是个拖泥带水的前台风景——那些阴污着的狗苟蝇营嚷嚷着的才是真正的城市之声!这使得久居其中的人算是经历了世面:他们的眼观六路和裕付自如,仿佛是这个城市的杰作。而写书的人更是不会捉襟见肘:不必担着拆了东墙补西墙的心,那素材仿佛是生来供人挥霍的;一个故事可以旁逸斜出许多枝节,自然一个人也可以塑出十二分的风情。 
  所以王安忆坦言,较于当下的《富萍》,几年前的《长恨歌》靠的是想象,是万丈高楼平地起的白手起家。于是,一个纪实上的虚构开始在她的笔下凸现。这个精致的杜撰把这个城市所能折射在一个女人身上的东西尽收眼底,因此女主人公王琦瑶的出现带有一种演出性质。为了操办这个人生,王安忆几乎纠结了她所有的心志——那些历久弥新的场景在她面前展现。 
  她从民国开始谋划她的篇章,是将民国的一点意遗风调到最纯粹最耐看的状态。这是如今的上海回头去拾但总也力不从心的过眼云烟。其时的上海,还不急着去留心自己的前途,一切既是个未知,那么瞎忙着还不如悠闲着。这是上海的懒惰。这种对于未来的轻松的等待使得这个社会从里到外都不露声色地歇了口气。政客的周旋着眼于一个拖延,文坛则病病歪歪地少了葱茏之气,而人间常态上的街巷里弄就促成了无数个小情小调,过日子,实用着的王琦瑶。 
  王琦瑶的故事从弄堂里开始发迹,走的是一个中间道路。这个安排颇具匠心,无论她日后向哪个方向发展,都是个顺水推舟,显不出唐突的。在这个环境中,她显出了几分鹤立鸡群。生而具备的敏感和摇曳是她的资本,但还远远不能成为她的手段,那敏感和摇曳只是一点脂粉本事,只适合女人间的单打独斗,即使是胜利,对日后的影响也短浅得很。但毕竟,男人们喜欢这点大方中的谦逊与腼腆,喜欢这点不拒人于千里之外的含蓄与沉着。由此,选秀的三小姐的称号便是名至实归,她也和上流社会有了一点瓜葛。但,一个初来乍到的新人总需要些支撑局面的力量,这力量便来自李主任。王琦瑶的美谈不上惊人,是那种看过之后不妨忘心的,而李主任则记住了她的一点暖心可人。顺理成章地,她把自己义无返顾地献给了李主任。 
  片场,照相馆,上海小姐,李主任,是王琦瑶用前程和青春投进去的东西,在上海解放后却是一滩子落花与流水。王安忆把王琦瑶的风光作到了头,接下来是个物极必反。四十年过一生,前一半是大开大合,后一半是忍气吞声。这就是冒险家的乐园:昨日快乐,今日忧伤。王琦瑶的生命在此断作两截,是历史的轮子将她身首异处:这一头是乱花渐欲迷人眼,那一头则是慢了发条的钟,一步慢作三步走,越走越发现希望是渐渐稀薄——盼头没有了,日子就打发着过了。 
  成人的王琦瑶,是独当一面地过生活。骨子里多了一些对世事的忍让,做什么都是夹着尾巴,留一条后路的。因为被动,周遭的一切便现出了狰狞。她是前朝留下来的一个影,关心她的是揭她的旧疮疤,不关心的则干脆退到了冷眼旁观的境地。而王琦瑶的爱情便是在此之上的一个收获。 
  阿二,康明逊,萨沙,老克腊,是注入王琦瑶生命里的一点活力。可这人间毕竟是时过境迁!早个十年也许结局就皆大欢喜,但若是平铺直叙的人生,其悲剧美也就大打折扣。于是,阿二成了还是一张白纸的阿二,只是让人徒生怜惜;康明逊则成了有贼心没贼胆的粉面少爷;萨沙,老克腊,则更是对半丝半毫的进展就显出了怯懦。在这些没有结果的感情里,王琦瑶的矜持放下了许多,她张开着没有设防。她有一种约束中的自由,牺牲中的获得,她被自己感动和敬佩着。 
  这几十年的时光在王琦瑶的身上断行断句,而在上海本身对王琦瑶而言却是面上文章,更是天外文章。但王琦瑶是个木然,读者却是个清醒。上海与邬桥,新上海与旧上海,虽是个两重天,却是真个通气!而人们往往忽视了这个无所不在的变迁,只是知道自己对于天意是甚于蜉蝣的一点微不足道。王安忆在此充分利用了这种心理:这个人群中的明哲保身是游离着的城市精神。她所捕捉到的女人带着这种精神成全了自己也败落了自己。她是个地道的上海人,她能体会到这个城市的兼容并蓄,但她改不了她的祖上的遗传:她身上所散发的是市俗可以仰见而不能成就的俗贵——上海何尝不是如此呢? 
  王安忆的语言稍显冗长但抱的是拳拳的心,是酸而不涩喉,是理性的诚恳。她是真想让旁人把这个中情由搞个分明。她不惜动用一切来说明自己的所想。她的语言是个描述,也是个总结:一个女人的年华,一个城市的年华被王安忆作了最贴人心意的决断。公允地讲,上海的历史是脱不了阴柔气的十里洋场一般的历史。偶尔你回头一看,每一步脚印都成了化石,是叫不醒催不活的!所以在今天,当它的气质从阴气变为英气时,这段掌故便是做了流年里的一些静水深流。


责任编辑:cjt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