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名著导读 >> >> 正文
《子夜》导学
[来源:本站 | 作者:原创 | 日期:2016年3月31日 | 浏览267 次] 字体:[ ]

一、作家介绍

茅盾(1896--1981),原名沈德鸿,字雁冰。“茅盾”是发表《幻灭》时始用的笔名。浙江桐乡乌镇人。现代著名作家,杰出的语言大师,无产阶级革命文艺运动领导人之一。

19211月茅盾参加发起组织了我国第一个新文学社团——文学研究会,主编并改革了有重大影响的文学刊物《小说月报》。19279月到19286月,他完成了处女作《蚀》三部曲,包括三个中篇:《幻灭》、《动摇》、《追求》。1932年前后,又相继完成了获得巨大声誉的长篇小说《子夜》和短篇小说代表作《林家铺子》、《春蚕》。1933年又接续《春蚕》的人物和故事创作了《秋收》、《残冬》,构成了广有影响的短篇小说农村三部曲。40年代初,写下了《白杨礼赞》、《风景谈》等优秀散文。他创作的长篇小说还有《腐蚀》和《霜叶红于二月花》等。

建国以后,茅盾曾出任作家协会主席、第一任文化部长等职。1981327日茅盾在北京逝世,生前留下遗嘱,用他的稿费设立“茅盾文学奖”,专项奖励长篇小说创作中取得突出成就的作家作品。

附:书名诠释

   “子夜”,原指夜半子时,也就是深夜11时至凌晨1时。这是黎明前最黑暗的时刻。这个时刻一过,黎明就要来到。作者以此作书名,形象地概括了30年代初期中国社会的主要特点,寓意是很深的。

二,内容导读

30年代初本是个民生凋敝、战乱不止的年代,可是在上海,云集着全国最大的工业资本家和金融资本家以及浓烟滚滚的高大厂房,上流社会过着纸醉金迷的生活。

民族资本家吴荪甫开的丝织厂是硕果仅存的几项民族工业之一。他遇到了多方面的挑战。素有公债界魔王之称的赵伯韬找到他和他姐夫杜竹斋,要联合做一笔多头生意,也就是用低价买进股票,再以高价卖出,从中牟取暴利。亟待资金的吴荪甫虽然知道赵为人阴毒,但是也冒险干了一家伙,好在赚了一笔钱。他和孙吉人、王和甫又办了一个银行,他们的宗旨不是利用资本从事股票生意,而是要发展几个厂房,加强民族工业的实力。随后,成立益中公司,伺机兼并那些经营无方的的小型企业。

如意算盘打好了,可吴荪甫却觉得生不逢时。工厂的工潮此起彼伏,使得他不能全力生产。这不,工厂女工姚金凤挑头,组织女工们罢了工。一肚子气的吴荪甫降了怯懦的老账房的职,起用一个年轻人屠维岳。别看他年纪轻轻,却有着和吴荪甫一样的自信,头脑灵活。他不用强手,而是暗中收买了闹事者姚金凤,瓦解了工潮。谁知,原来一个被收买的女工醋意大发,向其她女工告了密,结果姚金凤被当成了资本家的走狗,身败名裂,工潮复兴,不可抑止。火冒三丈的吴荪甫赶到工厂,兴师问罪。处于很不利地位的屠维岳却仍是那么沉着。他在厂门外迎接吴荪甫,将他的布置汇报给吴荪甫。他的计策狠毒,要吴假令开除姚金凤,反而提升出卖了姚金凤的那一个吃醋女工。如此一来,姚金凤在女工眼里反而是被冤枉的姐妹了,这个决定女工必不接受,于是,可以作为让步,吴再收回成命,不开除姚,并且给女工放假一天。这样,不但平息工潮,而且能将姚金凤这个钉子插在女工当中。吴荪甫依计而行。果然,罢工平息。

公债上的成功和工厂的再次稳定使吴荪甫踌躇满志。他和孙吉人、王和甫成立了一个银行。重视民族工业的吴荪甫此举并不是要利用筹措来的资本从事股票生意,他看不起姐夫杜竹斋之流买空卖空的做法,他要扩大民族工业资本,发展几个燕尾服工厂。他的事业在一波三折中较顺利地发展着。现在,除了他的丝织企业,他又低价收购8个小型工厂,经营生活日用品。然而,由于新收购的厂房需要资金去扩大规模,给工人开出工资,之后才能有望发展。所以,筹资就是吴荪甫的当务之急。困难不仅于此。由于战事频繁,生产的货品一时没有销路,这就像是谁的大手卡住了企业发展的脖颈。吴荪甫和孙吉人等决心咬紧牙关,赴此劫难。有时吴荪甫不免气馁地想:“开什么厂,当初为什么不办银行。”顿一顿,遂又态度坚定:“不!我还是要干下去的!中国民族工业就只剩下屈指可数的几项了!丝业关系中国民族的前途尤大!只要国家象个国家,政府像个政府,中国工业一定有希望的!”

就在吴荪甫的事业渐渐有所发展的时候,赵伯韬出面捣乱来了。他的背景极为复杂,不仅有政界作后台,军界也与他有很深的关联。赵伯韬盯上了吴荪甫这块肥肉,想把他的企业吞食掉。他看准吴荪甫最大的困难就是资金短缺,就广布流言,说吴荪甫组建的银行将不按时付息,鼓动股民将存款提出来。吴荪甫当机立断,贴出告示告知股民,凡在半个月内谁要提取没到期的款子,可以特别通融,利息照日子算。只此一招,就扑灭了流言。

但是,资金对吴来说日益吃紧。家乡双桥镇又生变故,农民的反抗使得他在家乡的一些产业蒙受巨大的损失,所以不得不使出全部的伎俩来筹资。他开始恶毒地盘剥工人的劳动,不得不增加了工作量,同时还要扣除20%的工资。工人大哗,新的罢工即将开始。新的罢工意味着新的危险,很快吴荪甫就将内外交困了。

在他和赵伯韬斗法的当儿,赵的一位姘头投靠了吴。她自愿当吴的耳目。于是,吴决定迎战。赵向吴亮出了底牌。他要向吴的银行投资300万,实际是为了控制住吴企业的股份。如果不接受赵的建议,吴的资金将无法维持各个企业的改建,也无法坚持到商品销路好转的那一天。吴和孙吉人、王和甫商量后,决心与赵拼一把。他们将8个厂房全部抵押出去凑齐了60万,吴又抵押了房产,这些钱都用来作公债,也就是股票生意。果然,吴得到确实消息,赵也全力以赴。僵局形成了,赵伯韬也感到了极大的压力,资金也周转不灵了。

吴荪甫紧张到了极点,他终于知道在中国这么个社会里要想发展民族工业是何等困难。不知不觉,他也被卷入到买空卖空的投机市场来了。他不得不依靠典当他的心爱的工厂来与金融资本家赵伯韬做殊死一搏。在金融、企业和家乡投资三线作战使他精疲力竭。平生第一次,他离开了他的工作,和朋友及妓女消磨了一个晚上。

在厂房,罢工的热潮重新燃起,这次是全市有组织的总罢工。工人在共产党的领导下,十分团结。屠维岳又重演分化瓦解的伎俩,却阻碍重重。一群吴荪甫的亲戚为了削弱屠维岳的权柄,暗地里拉襟掣肘,寻衅捣乱。好好的一个厂子,刚刚费尽心机使女工们复工,自己人之间的一场打架斗殴事件使局面又急转直下。焦头烂额的吴荪甫暂时放下其他重要的事情,亲自赴厂视察。

公债已经做到关键的时候了。力气不支的赵伯韬又亮出了他的王牌。他利用“国内公债维持会”的名义电请政府禁止卖空。正好做这卖空方的吴荪甫听后并不相信。王和甫则苦笑着回答说,赵伯韬的手腕不光如此,他还直接去运动交易所理事会和经纪人会,怂恿他们发文要增加卖方的保证金,要增加一倍多。这等于是使得赵伯韬一分钱可以顶吴荪甫的两分钱使。绝望的吴荪甫还剩下最后一个希望,就是请杜竹斋老姐夫加盟,把他的强大的资金投入卖空中,或可一搏。

吴荪甫担心在最后的收盘时刻,杜竹斋不去交易所。他的担心是多余的。吴荪甫在交易所突然晕倒后被送回家去。他的汽车驶出交易所时,杜竹斋的汽车恰好缓缓驶进。杜竹斋终于露面了。吴荪甫从电话中得知杜的到临,才长出一口气。但是,等待这位民族资本家的结局是十分不幸的。被他视为救星的姐夫杜竹斋进入公债交易市场后,他不是站在吴苏甫一边作空头,而是背叛了他的妻弟,作了多头。吴荪甫彻底破产。

 

三,人物赏析

吴荪甫

吴荪甫是30年代初期有着鲜明阶级特征和时代色彩的中国民族工业资本家的艺术典型。其主要性格特征是外强中干,色厉内荏。他有比较雄厚的资金、产业,先进的科学管理经验,刚毅果断、富有胆略和冒险精神,雄心勃勃地想摆脱帝国主义的控制,独立发展民族工业,被称为是20世纪机械工业时代的英雄、骑士和王子。然而他生不逢时,作为世界经济危机冲击下帝国主义经济大肆侵略的30年代民族资本家的代表,本身带有种种不可克服的矛盾。在与买办资本家赵伯韬的斗志中,不能不感到自己在政治、经济上的软弱无力。这种软弱性投射在他的心灵、性格上就形成了他本质上软弱的一面:在表面的果决善断背后是他的狐疑惶惑,在充满自信的背后是悲观绝望,在遇事胸有成竹的背后是张皇失措,最后导致了精神上的崩溃。

小说还描写了吴荪甫同裕华丝厂工人的对立,从中刻画出他凶残、阴险、反动的一面。他通过减工资、加工时、裁减人员、分化瓦解、甚至武装镇压等种种手段,残酷无情地剥削工人和镇压工人。同时,他的凶残、阴险又常常和怯弱、恐惧结合在一起。当工人包围了他的汽车挡住了他的去路时,他在车里吓得脸色铁青,充满了恐惧。小说还通过他的家庭关系,特别是同妻子的同床异梦,揭示了他封建家长制的专横、粗暴,精神的孤独、空虚。

吴荪甫性格的复杂性,包含着极其深刻的社会内容,充分表现了中国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先进性和软弱性;他的悲剧命运也形象的说明了:在帝国主义统治下,中国民族工业是永远得不到发展的,半殖民地半封建的中国不可能走上资本主义的发展道路。这有力地反击了托派和资产阶级学者的谬论,对于我们认识民族资产阶级的两面性和当时中国社会的性质具有相当高的价值。

 

赵伯韬

赵伯韬是美帝国主义豢养的买办金融资本家。他是帝国主义垄断资产阶级的走狗,并且与反动统治阶级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凭借这些后台的撑腰,他主宰着上海滩金融市场,而且还扼住了民族工业的咽喉。他狡诈、阴险、彪悍,玩弄女性、黄莺无耻。我们可以从他那兽性的表演中看出这个具有流氓习气的洋奴精神世界的卑鄙肮脏,那种强烈的对私欲渴求与满足的阶级本性。

 

屠维岳

屠维岳是小说中别具特色的人物。他富于戏剧性的出场,就已显示出善于揣摸主子心理的特点。吴荪甫对屠维岳从斥退忽而又起用和提升并予以重用,既显示了吴荪甫的善于用人,也表现出屠维岳的机灵和城府。手握权柄之后,他对工人软硬结合,欺骗分化,为吴荪甫竭尽忠诚。他还利用黄色工会的派别纷争,借刀杀人,以提高自己的地位。

 

五、思考探索

1.吴荪甫是一个怎样的典型形象?

吴荪甫是30年代中国民族工业资本家的艺术典型。其主要性格特征是外强中干,色厉内荏。他有比较雄厚的资金、产业,先进的科学管理经验,刚毅果断、富有胆略和冒险精神,雄心勃勃地想摆脱帝国主义的控制,独立发展民族工业,被称为是20世纪机械工业时代的英雄、骑士和王子。然而他本身带有种种不可克服的矛盾。在政治、经济上的软弱无力。在表面的果决善断背后是他的狐疑惶惑,在充满自信的背后是悲观绝望,在遇事胸有成竹的背后是张皇失措,最后导致了精神上的崩溃。

 

2.《子夜》对吴荪甫的心理描写极其成功。如吴荪甫在办益中公司时的踌躇满志,在镇压工人晕倒时的焦躁不安,在公债战场上的举棋不定,失败后心灰意冷等等,无不刻画得淋漓尽致,请试举一例并略作分析。

“他此时的感想可真是杂乱极了。但是一点是确定的,就是刚才勃发的站在民族工业立场的义愤,已经渐渐在那里缩小,而个人利害的顾虑却在渐渐扩大,终至他的思想完全集中在这上面了。可不是李玉亭说的中国工业基础薄弱么?弱者终不免被吞并,企业界中亦复如此;吴荪甫他自己不是正在想吞并较弱的朱吟秋么?而现在,却发见自己也有被吞并的危险,而且正当他自己夹在三条火线的围攻中尚未卜胜败。吴荪甫这么想着想着,范围是愈缩愈小,心情是愈来愈暗淡了。”在这一段中,作者用贴切的语言袒露人物的内心,把资本家之间的勾心斗角相倾扎吞并的真实情况以及资产阶级由于本能的贪心在利欲无法得逞时的焦躁、颓废以及对工农运动的恐惧又大大超过了对买办资产阶级的恐惧心理,刻画的极为传神。

 

3.《子夜》第17章是故事情节发展的高潮,请简述这一章的内容。

吴赵当面交锋,赵伯韬以借款给危机中的益中公司作为“和解”的借口,实际上是正在一步步完成实现吞并它的计划。但吴荪甫毫不屈服,决定孤注一掷,做最后的决斗。小说是以吴荪甫公债市场上的全面崩溃作结的,面对已去的大势,吴荪甫几乎精神崩溃,最后,携妻子离开上海。

 


责任编辑:樊杨杨
上一篇:《红楼梦》导读
下一篇:没有了!

相关文章

  • ·没有相关文章

相关专题

  • ·专题1信息无
  • ·专题2信息无
更多..·相关评论
    ·暂无相关评论
用户名: 游客: 电子邮件: 游客: 验证码:
评论内容:(100字以内)